东莞日报社旗下媒体:东莞日报 东莞时报 东莞时间网   
 
   2008年9月1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朗读
祁顺清官是真 状元是假
——《明代状元与金钗岭》一文的回响
梁剑华 来源:东莞时间网-东莞日报
  ■ [民国]《东莞县志》卷五十六上记载祁顺的事迹

  8月18日,本报B03版《发现》刊登了本报记者采写的《明代状元与金钗岭》的文章,引起读者的热烈反响,有询祁顺墓近况的,有提供史料的,有补漏的,更有为一代清官所折服的。不过,都认为《明代状元与金钗岭》应是坊间传闻。祁顺是不是真的中了状元而不敢认呢?最近,记者又采访了原华南农业大学副教授、文史专家杨宝霖和东莞中华诗词学会会长林杰。两人均明确地表示:祁顺中得状元不敢认是传说,他是一代清官历史已有定论。

  祁顺并非状元

  东莞中华诗词学会会长林杰认为,《明代状元与金钗岭》一文提到,牛眠石村民介绍,明天顺七年(1463),金榜题名状元是祁川页。因为当时的皇帝的帝号是“天顺”,而“祁顺”有“骑”顺的谐音,主考官为了避讳,把祁顺的“顺”字拆为“川页”两字。祁顺不解其中意,所以没有去认。于是祁姓村民觉得可惜,就有人去挖开祖坟,查看是不是祖坟葬得不正,更打趣地作了首诗:“金钗落在牛眠石,状元笔在马蹄岗。可惜莲花峰不正,误了当年状元郎。”那完全是坊间传闻。表达的是祁姓村民数百年来对状元的渴望心情。

  林杰介绍,早在上世纪的改革开放之初,他为查找东莞的古代名墓,曾从莞城骑自行车到过牛眠石的金钗岭,看过祁顺的墓。那时,祁顺墓的砖石已被拆去,破坏得相当严重。他说祁顺一生为官清正廉明,学识渊博,著述甚丰,名留千古。《广东阮志》、《东莞县志》等都有列传记载祁顺的事迹。各种传记上都明确记载,祁顺不是状元。接着,林杰顺手从书橱里拿出一本[民国]《东莞县志》,翻开卷五十六指给记者看,上面写着:“祁顺,字致和,棠梨涌(今梨川)人。幼开悟,负奇志,从其舅卢祥受春秋于未冠,领景泰元年乡荐,两试礼部得校官。曰,非吾志也,辞。天顺四年(1460)成进士,廷对当举首,以其姓名近御讳。(当时天顺帝的名字叫朱祁镇)于传胪勿便,抑置二甲第二。”

  这里写得非常清楚,祁顺考取的进士顺位是“抑置二甲第二。”并非坊间传闻的状元。中进士的时间是天顺四年(1460)而非天顺七年(1463)。

  林杰还对过去中国的科举制度一些内容作了解释。

  如“三元及第”的三元,即解元、会元和状元。“解元”为乡试第一名。过去的乡试相当于现在的全省统考,入围者为举子,即举人。而“会元”就是全国统考的第一名。会试入围者称为贡士。只有贡士才有资格参加殿试。殿试之后就是进士,殿试的主考是皇帝。进士又分一甲、二甲、三甲;一甲赐进士及第,一甲的一、二、三名,分别为状元、榜眼、探花。二甲赐进士出身;三甲赐同进士出身。一、二甲进士是非常难考取的。而中一、二甲进士者,在殿堂唱读名字。像祁顺的“抑置二甲第二”就不需唱读了。东莞历来中过的文榜眼有1人,即明刘存业,莞城的榜坊就因刘存业中得榜而名之;探花1人为清末的陈伯陶。

  金钗岭祁顺墓是真身墓

  前段时间在牛眠石村采访时,有村民认为,金钗岭上的祁顺墓很可能是衣冠冢。他们猜测是,祁顺在任江西左布政使时,卒于任上。500多年前,交通闭塞,以船艇为主,而那时机器还没有发明,靠的是人力划船。江西的南昌与东莞之间,相隔万水千山,用人力划船回东莞,所用时间多少?可想而知。因此,牛眠石村民猜想,金钗岭上的祁顺墓可能是衣冠冢。

  对此,杨宝霖和林杰均肯定地表示:金钗岭的祁顺墓不是衣冠冢,而是真身墓。

  杨宝霖介绍,祁顺在任江西左布政使时,积金数千。按当时的惯例,这数千金可归任职者所有。但祁顺并非这样做,他身患重病,临终前告诫妻子:若私存他任上积攒的钱,他必死不瞑目。祁顺临终前还对妻子说,宁愿饿死在回乡的路上,也要悉数把所积之金归公,分毫不取。

  [民国]《东莞县志》卷五十六人物传是这样记载的,“抚按交章论荐,王恕在吏部亦疏之。内阁邱浚、刘健,顺知己也,皆欲荐顺。顺未赏念动,辞。以书甚力,其平生邃问学,持大体,心无一私人,亦不敢干以私用公帑如己物,一分一毫妄费,在江西积金数千,将易箦,闻人言,可私为归计者。即戒其妻曰:若私此金,吾目必不瞑矣,宁归而饥死可也,仍悉归于公而分毫不与焉。卒年六十四。”由此可见祁顺为官清正廉明的一生。

  祁顺身故之后,他的真身被其家人运回东莞,葬在牛眠石村的金钗岭上。

  至于祁顺墓园里为何有4支华表,杨宝霖解释道,一个墓地不可能有4支华表,其中应有2支是祁顺的父亲的。为什么呢?因为明朝时,为官者的父亲,也可享受与儿子一样的政治待遇。故另两支华表应是朝廷追封给祁顺的父亲的。

  林杰认为,祁顺64岁卒于江西左布政使的任上,他的弟弟祁颐,字致中,于成化十年(1474)中举人;祁顺的4个儿子,祁敏、祁孜、祁政、祁敕都相继中得举人。而祁敏、祁敕后来又中了进士。这样的官宦之家、书香之家,又不是没有能力将祁顺的真身运回故里,哪有可能将祁顺的墓做成衣冠冢呢?

  祁顺曾改正家谱

  据杨宝霖介绍,祁顺于成化年间(成化辛卯)曾以公事之便回了一趟东莞,于是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到牛眠石的天紫冈祭扫银青光禄大夫之墓。银青光禄大夫墓左侧的一个墓的墓碑上写着“机宜祁公佳城”字旁刻有四子,是元广兄弟。对此,祁顺有点疑问,便请教族伯。族伯说,我今年75岁了,从小拜墓观碑碣得知,机宜是银光的儿子。过去有人传说,银青光禄大夫与三六机宜同是一人,是讹传。于是祁顺马上把家谱上的错漏纠正。

  杨宝霖还介绍,因种种原因,东莞的祁氏族谱已失存。但存于各种《志》和传记上以及祁顺的著作中的关于祁顺的详细资料还有很多,只要用心去搜索,相信还可以找到更多更详细的关于祁顺的资料。

  附:祁顺题“改正家谱”原文

  顺,初作家谱,以银青光禄大夫为始祖,以元广兄弟为二世祖,盖宗支传写如此。成化辛卯,以公事之便归自京师,十二月二十二日,拜银青墓于牛眠石天紫冈。至则,银青之左复有一墓,题曰:宋机宜祁公佳城,其字大二寸许,旁刻四子,乃元广兄弟也。问之,族伯义忠甫云,吾年七十有五,自幼拜墓观碑碣而知之。机宜,银青之子宗之,传写以银青光禄大夫、三六机宜为一人,是以误,噫使。顺不加详考而狃于传闻,则忽略先世,诬罔后人,罪孰大焉,用是悔悚不宁,谨为更正如右。始祖之墓旧题曰:宋银青光禄大夫祁公佳城旁,有山人励布衣数字,前十年犹及见之,今则无一点画矣。机宜墓刻明白可观。然年月以剥落,不能尽识,后数十年,所存又岂得?如今日耶因并书,以告来者。

     放大 缩小 默认朗读  
用户名
密码
匿名
 
大家爱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