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莞日报社旗下媒体:东莞日报 东莞时报 东莞时间网   
 
     2011年6月1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
怀念清水般无瑕的你
——追忆如花年华逝去的年轻女作家饶维
王散木

  

  饶维走后,我的心里一直无法平静。一个身体单薄、柔柔弱弱、声音低怯、肤色白皙的女孩子,一直萦绕在脑际、徘徊在眼前。

  认识饶维,首先是从阅读她的一篇小说稿子开始的。那是2006年,我在《东莞文艺》做编辑部主任期间,一天打开编辑部邮箱下载作者的自由来稿邮件。一篇题为《二手房东的二手爱情》的小说稿吸引了我,作者署名“饶维”,通联地址是桥头镇文广中心,是男是女不知道。这篇小说经我编发后,引起了很好的反响。从此,在东莞的文学圈子里,人们便知道了一个名叫“饶维”的女作者。

  后来,还陆续编发过她的《像栀子一样洁白》等散文和其他小说。她还在镇里、市里的各种文学艺术类的竞赛中,不断获得奖项。她不仅写散文、小说,还写小戏、小品等,还在省里拿过奖。渐渐地,大家更熟悉她了。此后,她又先后加入了市作协、省作协。

  我们还一起奔赴丹霞山采风。记得那次采风,去了将近二十位作家,女的只有饶维和另外一位。整个活动中,她一直都不声不响,用心看,认真听,很是仔细。回来后,很快写出精美的游记散文《到丹霞山看石头》。

  2009年,我主编的《新世纪精美散文随笔选》一书又收入了饶维的《老屋和狗》,她以清新的笔触、流畅的语言和女性特有的细腻,描述了老屋的沧桑和小黑狗的忠诚,文中还提及她自己经受了大半年咳嗽的折磨,服下十几副中药的事。她在文章的结尾写道:“中药的味道真是令人苦恼,可是我的心境却遭遇了从来没有过的丰盈、恬淡和宁静。”全文透出淡淡的愁绪、幽幽的乡思。

  没曾想到,没过几年,年纪轻轻的她,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走了。而且听说她的经济收入、家庭境况刚刚转好,连举债买下的新房子都没有来得及住上!我的QQ好友里,依然还有“临水照花”——饶维的QQ昵名,我不忍心把她移出。我最后一次给饶维发信息是“三八”妇女节那天上午10点55分,祝她“节日快乐!”10点56分她回复“节日快乐!”怎么也没料到,这次线上问候,竟成永诀!

  饶维,一路走好!人间少位红颜,天堂多一才女。天堂的宁静,一定能安顿你纯洁无瑕的灵魂!

       放大 缩小 默认  
用户名
密码
匿名
 
   
东莞时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