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莞日报社旗下媒体:东莞日报 东莞时报 东莞时间网   
 
2022年09月23日 星期五 放大 缩小 默认朗读
上接A01版
来源:东莞时间网

    ——全面把握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战略举措,着眼于贯彻新形势下政治建军的要求,推进领导掌握部队和高效指挥部队有机统一,形成军委管总、战区主战、军种主建的格局;着眼于深入推进依法治军、从严治军,抓住治权这个关键,构建严密的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体系;着眼于打造精锐作战力量,优化规模结构和部队编成,推动我军由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能型转变;着眼于抢占未来军事竞争战略制高点,充分发挥创新驱动发展作用,培育战斗力新的增长点;着眼于开发管理用好军事人力资源,推动人才发展体制改革和政策创新,形成人才辈出、人尽其才的生动局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党和国家整体布局到军队各系统相互耦合,从总体方案、重大领域方案到专项方案层层深入,从领导指挥体制、军队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到军事政策制度改革有序推进,新时代人民军队改革的目标图、路线图和施工图就此绘就,一场浴火重生、开新图强的历史性变革蓬勃展开。

    奋力攻坚克难,坚定不移推进改革强军战略实施

    改革,要有运筹帷幄、决胜千里的大布局、大韬略,也要有抓铁有痕、踏石留印的大气魄、大担当。

    2015年11月24日,习主席出席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,全面部署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任务。统帅号令所指,全军闻令景从,向心凝聚、向战发力、向难攻坚。

    率先开展军队领导指挥体制改革——

    2015年12月31日,习主席向陆军、火箭军、战略支援部队授予军旗并致训词。

    2016年1月11日,习主席接见调整组建后的军委机关各部门负责同志。

    2016年2月1日,习主席向新成立的东部战区、南部战区、西部战区、北部战区、中部战区授予军旗并发布训令。

    2016年9月13日,习主席向武汉联勤保障基地和无锡、桂林、西宁、沈阳、郑州联勤保障中心授予军旗并致训词。

    组建新的中央军委纪律检查委员会、中央军委监察委员会,向军委机关部门和战区分别派驻纪检监察机构,构建起巡视巡察上下联动的监督格局;组建新的中央军委政法委员会,按区域设置军事法院、军事检察院;组建军委审计署,全部实行派驻审计。

    组建中央军委科学技术委员会,成立中央军委军事科学研究指导委员会,构建起我国国防科技创新的全新顶层架构……

    首战即是硬仗,首战奠定胜局。领导指挥体制改革贯彻军委管总、战区主战、军种主建总原则,打破长期实行的总部体制、大军区体制、大陆军体制,构建起“中央军委-军种-部队”的领导管理体系、“中央军委-战区-部队”的作战指挥体系,立起人民军队新的“四梁八柱”。

    “四总部”退出历史舞台,调整组建军委机关15个职能部门,指挥、建设、管理、监督等路径更加清晰,决策、规划、执行、评估等职能配置更加合理,军委集中统一领导和战略谋划、战略管理职能有效强化。

    “七大军区”完成历史使命,重新调整划设五大战区,健全军委、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机构,构建起平战一体、常态运行、专司主营、精干高效的战略战役指挥体系。

    军兵种领导管理体制进一步健全。武警部队由党中央、中央军委集中统一领导。预备役部队全面纳入军队领导指挥体系。

    纪检监察、巡视巡察、审计监督、司法监督的独立性和权威性极大增强,形成决策权、执行权、监督权既相互制约又相互配合的权力运行体系。

    改革后,通过一系列体制设计和制度安排,把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进一步固化下来并加以完善,确保了我军最高领导权和指挥权集中于党中央、中央军委。

    压茬推进军队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——

    “一支军队,如果在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上落后于时代,落后于战争形态和作战方式发展,就可能丧失战略和战争主动权。”

    2016年12月2日至3日,中央军委军队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工作会议在京召开,习主席再次向全军发出动员令。

    改革号令如山,全军迅即行动。调整优化结构、发展新型力量、理顺重大比例关系、压减数量规模……

    2017年4月18日,习主席接见全军新调整组建的84个军级单位主官,对各单位发布训令。其中,陆军18个集团军番号撤销,调整组建13个集团军。这既是集团军的重塑再造,又是红色血脉的赓续传承。

    2017年7月19日,习主席向新调整组建的军事科学院、国防大学、国防科技大学授予军旗并致训词。军队院校由77所整合为44所,重组科研机构,优化训练机构,构建军队院校教育、部队训练实践、军事职业教育三位一体新型军事人才培养体系。以军事科学院为龙头、军兵种研究院为骨干、院校和部队科研力量为辅助,军事科研“航母编队”犁浪前行,“天河”奔流、“北斗”闪耀,一大批战略性、前沿性、颠覆性技术取得新突破。

    将列武警部队序列、国务院部门领导管理的现役力量全部退出武警,武警部队担负民事属性任务的黄金、森林、水电部队整体移交国家有关职能部门并改编为非现役专业队伍,同时撤收武警部队海关执勤兵力。

    军事力量体系的整体性革命性重塑,改变了长期以来陆战型、国土防御型的力量结构和兵力布势,人民军队加快由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能型、由人力密集型向科技密集型转变。

    裁减军队现役员额30万,但作战部队人员总数不减反增,官兵比例明显优化,实现“瘦身”与“强体”的有机统一。

    重塑力量结构,大幅压减老旧装备部队,增加战略力量和新型作战力量比重,优化不同战略方向力量配置。空中突击、远海防卫、战略投送、精确打击等新型作战力量活跃演兵场,山东舰、歼-20飞机、东风-17导弹等一批新型装备加速列装部队。

    重塑部队编成,降低合成重心,减少领导层级,打造具备多种能力和广泛作战适应性的部队,部队编成更加充实、合成、多能、灵活。

    在习主席亲自指挥下,改革多路并进、多点突破:调整改革全军后勤力量,调整改革军委、战区和军兵种机关直附属单位,大幅调整省军区系统,整编老干部服务保障机构……军队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不断向纵深推进。

    全面推进军事政策制度改革——

    “在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全局中,军事政策制度改革既是重要内容,又是重要保证,走好这一步很关键。”2018年11月,习主席在出席中央军委政策制度改革工作会议时作出强调。

    “谋划推进这项改革,首先要解决好体系问题。”习主席把握规律、抓住关键,指引全军把系统集成作为基本理念和原则牢固确立起来。

    这次改革彻底改变以往零敲碎打的做法,打破过去按照司、政、后、装等工作领域立法的格局,系统谋划、前瞻设计、创新发展、整体重塑,建立健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军事政策制度体系,形成军队党的建设制度、军事力量运用政策制度、军事力量建设政策制度、军事管理政策制度“四大板块”。

    4年来,习主席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,相继审议通过《中国共产党军队党的建设条例》、《军队政治工作条例》等我军党的建设主干制度。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陆续审议通过新修订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法》、新修订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兵役法》、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军人地位和权益保障法》等6部军事法律。

    成立中央军委人才工作领导小组,建立中央军委干部考评委员会。出台《现役军官管理暂行条例》及11项配套政策制度,建立中国特色军官职业化制度取得实质进展。颁布《军士暂行条例》、《义务兵暂行条例》以及配套法规。建立健全文职人员制度,面向社会延揽优秀人才。

    构建军人荣誉体系,举办授勋授称仪式;优化军人待遇,发放军人父母赡养补助、配偶荣誉金,实行军人配偶子女免费医疗等新的医疗保障政策……一件件暖心事,增强官兵职业荣誉感,让军人成为全社会尊崇的职业。

    军事政策制度改革成熟一项推进一项,23个重大领域基本法规相继推出,一大批配套政策制度和重大改革举措密集出台,军队战斗力和官兵活力进一步解放,改革效能持续释放。

    深入推进跨军地重大改革——

    “统筹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,努力实现富国和强军的统一。”党的十八大以来,习主席对跨军地重大改革高度重视,多次作出部署,推动一系列举措落地。

    2018年春节刚过,党的十九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《中共中央关于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决定》和《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》,深化跨军地改革是其中重要内容。

    结合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,深化武警部队跨军地改革,推进公安现役部队改革,组建退役军人事务部;实施空管体制改革,成立中央空中交通管理委员会;推进国防动员体制改革,打造现代国防动员力量体系;全面停止军队有偿服务,军队不从事经营活动的目标基本实现……

    “众力并,则万钧不足举也。”中央国家机关和各地党委政府、社会各界纷纷出台一系列支持改革、服务改革的政策举措,军地汇聚起推进改革的强大合力。

    改革未有穷期。今天,人民军队继续沿着中国特色强军之路披荆斩棘、奋勇向前,推动改革强军向纵深推进,不断夺取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新胜利。

    在习主席掌舵领航下,新时代的人民军队必将保持勇于改革、善于创新的锐气,永不僵化、永不停滞,依靠改革应变局、育新机、开新局,确保到2027年实现建军一百年奋斗目标、到2035年基本实现国防和军队现代化、到本世纪中叶把人民军队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。

  放大 缩小 默认朗读  
用户名
密码
匿名
 
   
东莞时间网